读家 | “高手”的人生,就是“有的选”

08-11 08:07 首页 读者


 [ 读家 第18期人物:古典 ] 


文 | 桂洋


-01-

“对于大多数刚走入社会的人来说,一套房子就能消灭一个梦想。”

——古典《拆掉思维里的墙》

 

几年前,一本叫做《拆掉思维里的墙》的书畅销,书中金句颇多,频频扎心,一时成了身边许多朋友的醒脑鸡汤。

 

当时的我初入职场,还专门做了一个PPT,给部门的同事们分享读书心得。当时有个同事,手里拿着家里的几十万积蓄,正在犹豫买不买房。我们手里一边翻着关于梦想的书,嘴上一边说,快买快买吧。

 

可那时的他说,不想花父母的钱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赚够了钱再买。

 

当时觉得,哇,真有梦想,有骨气,我欣赏。

 

没想到,七八年过去,北京的房价已经涨得他连边儿都够不着了。如今是真想买,可是真买不起了。当年的金句,真是扎心了。

 

要么继续努力做北漂,要么赶紧回老家定终生,他的人生好像已经没得选。


多年以后才发现,身边有房的人好像已经什么都有了,而没房的人,依然没资格谈梦想。

 

后来我成了一名记者,在一个论坛上遇到了《拆墙》一书作者本人。我说古典老师,你想对那些如今只能“望房叹气”的年轻人说点什么?

 

他说:“至少有20%-30%的人,自我增值的速度是比买房增值的速度要快的。最重要的是,你是不是没买房也没有做增值投资,而只是去吃喝玩乐了。”

 

我想说,最重要的是,你有没有成为那20%的人。

 

毕竟这世上大部分的人,过的都是“没得选”的人生。



-02-

如果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

那么我们该相信什么?

 

古典的父母,和大多数80后的父母一样,“他们都非常勤奋、正派、踏实的过了与命运奋斗的一生:‘文革’、国有体制改革、股灾、房价上涨、病痛……即使这样,带着那种天然的正派和热情,他们活得乐观又顽强。”

 

对他们冲击最大的并不是时代的大事,而是生活中他们没办法理解的不公平——

 

他们没法理解:为什么一个“无所事事”的朋友通过投资房产,轻松赚到了他们成千倍工资的钱?

 

为什么在他们看来生活和工作方式“不靠谱”的一些人,会活得那么不错?

 

他们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的价值观,深深地受到了冲击。

 

罗振宇在《跃迁》的推荐序中说:“选择决定命运,认知决定选择。只有梯子搭对了墙,努力爬才有意义。”



古典说起了他朋友的一个故事。


“前两天,A心灰意冷跑来说,他想回济南。朋友希望我劝劝他,我也没劝他,我就问他,你到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你给我说说看。”

“我就想过没那么累的,我能买得起很多高品质的东西的生活。”

 

“那又意味着什么?”

“我买很多高品质的东西,就可以展现出我自己的品位,连接到一些有趣的人,有些好玩的体验。”

 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“那样的话我就觉得我可以持续的从我喜欢的朋友那,看到更多的世界。”

 

“你觉得这样的机会在哪儿多,在这儿多还是在济南多?”

“在这儿多。”


问到最后面其实所有人都回到了一个问题,“那你觉得我该过什么样的生活”。好像大部分人真的是不知道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。

 

人很多时候不知道未来要投资什么,就只想回到一个很舒适的地方去享受当下,因为未来不知道要干嘛。

 

古典当年在有可能出国的时候,选择了留下,去新东方做了一名GRE词汇首席讲师,但就在新东方准备上市的时候,他又选择了单独出来,做不赚钱的职业规划事业。

 

“部分人就是不知道自己想成为谁,这个事情很触动我。”意识到“找到自我”比“去好大学”更重要,古典走上了创业的路,2007年创办新精英生涯,如今已成为中国培养认证生涯规划师最多的生涯教育机构。

 

选择就像一把钥匙,但当你握住它的时候,首先要保证,你的钥匙孔是开的。



当GRE老师的时候,古典经常会跟家长门聊孩子的学习进度。“你们家孩子的词汇量还不够,要把这6000词都背下来,阅读分才会好。”这时候中产阶层的家长会说:“听见没有?听老师的话,回去好好背!”孩子温顺的点点头。

 

而有些真正聪明的家长则会笑着说:“老师,我家孩子就是不爱背单词,但他喜欢阅读。我们进度不用那么赶,能不能陪他多读点有趣的英文书?”而后面这种回答,震撼到了他。

 

两种回答背后,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。前者是“按照要求完成任务”,后者是“我可以要求世界以符合我的方式教学。”

 

“我相信前一种孩子会成为最优秀的员工,但后一种孩子,未来则可能成为真正的领导者。”

 

即使你有足够多的钱,你依然还是买不回来对于世界的真正认知。今天的贵门出贵子,绝对不是富贵的贵,而是高贵的贵。

 

优秀的心智和认知,就是“选择”的钥匙孔。



-03-

真正“高手”的人生境界,就是“有的选”。

 

古典这次在《拆掉思维里的墙》、《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》之后,带着一本《跃迁》归来,跟我们讨论的正是成为人生高手的技术。

 

“这一次我要拆的不是墙,而是天花板。”

 

那么,冲破天花板的人生长什么样?

 

前几天在《奇葩说》中看到这样一个辩题,“如果有机会给你的孩子一键定制完美人生,这个钮你按不按?”

 

这个辩题引发了大家对于“完美开挂人生”的定义之争。

 

傅首尔说:追求完美,乃是人生至苦。因为人生总是有求之不得。你只有放马去追你真正想要的,你才能放下那些你得不到的。

 

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是完美人生?什么样的人,才是人生赢家呢?

 

大学老师陈铭在节目中说,很多人对着他的女儿夸赞说,有这么能辩论的父母,这孩子以后得说能说啊!这赢在起跑线上一般的恭维,却让身为父亲的他,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悲剧感,一种无法挣脱的宿命感。

 

“我真的害怕我们的女儿从出生开始,就失去了选择成为一个不太会说话的人生的权利。”

 

人生有无数个辩题,站在每一个选择点的时候,谁会知道哪一个是错的?

 

没有错过的缺憾,没有失败的挫折,没有等待的煎熬,没有失去的痛苦,那样的人生,就是你想要的吗?



我在清华大学上管理课的时候,听老师讲过一个“女儿判断法则”。就是你把一件需要做判断的事情,放在你的女儿身上,然后你去评判它好与不好,答案就会立刻显现。

 

同样的问题我也问了古典。你希望你的女儿,未来的人生是怎样的?古典回答:第一,我希望她能“有的选”,第二,希望她能够有一个自洽的心态模式,就可以了。父母亲给孩子最好的东西,不是遗传什么东西,而是给她空间。


泰戈尔在《飞鸟集》中说:“我不能选择最好的。是那最好的选择我。”

 

就像陈铭说的,也许这个时代的文明,能够给予孩子最好的事情,就是给它一方花园,给它养料和空间。“而在道德法律公序良俗的基本框架内,不管你是枝繁叶茂,还是一枝独秀,我们都为你鼓掌,不管你长成什么样子,什么色彩,我们都为你开心。”

 

马东说,所谓好的人生,不是不能摔倒,而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;不是遇不到困难,而是体会到挫折,还能站起来;是能够爱你所爱,但却未必要与她走进婚姻;是即便结婚了,但一日情尽,各奔东西,却依然能做朋友。

 

每个人都想成为自己人生的主宰,而真正的人生高手,不一定是王子公主,不一定高白帅美,而是时时有选择,路路有回转

 

“高手”的人生,就是“有的选”。



-04-

当你“有的选”的时候,你会选什么?

“极致的聪明和极致的善良,其实是一回事。”

 

古典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,他梦想着做一个迟钝且有趣的人。

 

用他的话说,迟钝的人不是慢,而是看到了更大的系统。有趣的人不是浪,而是看到了更大的格局。

 

“小时候的梦想是学武功,做令狐冲,或者不靠谱的古惑仔,从尖沙咀砍到铜锣湾再砍回来那种。”

 

他玩乐队,练散打,写小说,1998发大水那年,他跟老爸说了一句,我要骑车去北京,于是跳上单车,就那样一个人从长沙骑行到了北京,全程1800公里。

 

古典小的时候,爸爸是一名矿工,在他3-5岁的时候就带他走遍了全国各地的矿井。“爸爸下矿的时候就把我扔在矿井口,回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睡着了,脸上都是被捏的黑脸蛋,但嘴上总是油光光的。矿工都特别淳朴,每个矿工阿姨都要喂我一口吃的。所以我从小对这个世界都是充满善意的,我经常自己去旅游,我觉得这个世界是温暖的。”

 

只要你跟这个时代一起冲,一起荡,拍到你脸上的浪一定也会拍到别人脸上,让你疼的感觉一定也会让别人疼,同时,让你笑的东西也会让别人笑。

 

所以,体验生活的可能性然后转化成智慧,然后再传播出去。这就是古典做事业的理念。


 

《跃迁》中说,极致的聪明和极致的善良,其实是一回事。外在的聪明,总是安在内在修炼之上。极度的聪明,往往就是极度的善良。

 

就像《天龙八部》里面说的一样,你有多少佛法,你就需要多少功夫,这是对等的。你承载了那么多的欲望,你就有那么大的德性。

 

“但如果非要在聪明和善良之中选一个的话,我还是选择善良。”

 

“人应该以一种什么样恰当的方式来获得体面的收入,同时也获得内心的幸福和安全感。这是我认为人生该想的大问题。”


这也许也是你我人生的大问题。



作者:桂洋,85后传媒人,新媒体主编,全民阅读推广人。在鸡汤与岩浆之间游走的新女性生活倡导者。


视频人物:古典,百万册畅销书作者,罗辑思维“得到”专栏《超级个体》主理人。新精英生涯公司创始人。最新作品《跃迁:成为高手的技术》已上市。



也许你还想看,[读家]往期文章:

陈鸿宇:三旬尚远浓烟散,一如年少迟夏归

《战狼2》:昔日吴下阿蒙,终成京解之才

张震:男人与江湖,只有一把刀鞘的距离

黄渤:角色千变万化,不变赤子之心

赵雷:唱给心里那个无法长大的孩子



首页 - 读者 的更多文章: